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被饲养的暑假旅游

被饲养的暑假旅游

在那一晚的销魂经验,虽然一开始小菁对阿强的行为很生气,可是经过阿强弃而不捨努力说服,加上之后噬骨销魂的夜晚,小菁和阿强重修旧好,而且更令两人高兴的是,小菁已经变成一个不摺不扣的骚货了。

虽然在打扮及服装是没有太大的差别,可是她和阿强两人可是更加的狂放不羁;几次和阿强朋友的聚会又演变成性爱派对,小章鱼当然是捨身相助,这两个浪女现在可都是彼此了解的好朋友,还曾经在大家面前表演女同性恋呢!

两人的小窝的阳台也常常因为一起晒衣服就肏起来了,阿强还常常在两人刚进门后就在玄关把小菁干的连连求饶,阿强的车上,停车场,家门口的小公园,学校的女厕所、楼梯间、还有一次在体育馆的淋浴间里,正当两人欲仙欲死的时候,学校的女子篮球队结束了练习来洗澡,虽然旁边就有人,可是小菁和阿强依旧是忍着不出声的完成了这不可能的任务,两个人还因为要等所有的人离开而又冒着被发现的风险在淋浴间里面多干了两回。

下学期的天气由冷转热,当然小菁的穿着也跟着清凉起来,就在小菁的穿着已经接近伤风败俗的时候,期末考到了。

这个学期小菁和阿强可是死命的临时报佛脚,最后的成绩也都不会太难看,小菁的成绩甚至还可以申请就读教育学程的学分,让阿强跌破眼镜。


暑假,炎热的让人无法静下心来,对两个慾火高涨的年轻人来说,炎热的气候并没有让他们懒洋洋的,反而更加利用做爱来帮两人降火。

小菁骗父母说在学校附近打工,成功的留在阿强的身旁;至于阿强,只要他没死,她的父母是不会管他要不要回家的。

每天早上,不是小菁骑在阿强身上,就是阿强肏干着小菁「叫」对方起床。

小俩口的花样越来越多,小菁最近还爱上的浣肠,一边忍受着肠胃里翻绞的痛处,一边接受阿强姦淫她的屁眼,每次解放时,小菁都可以获得强烈的快感。


暑假过了两个多星期了,时间到了盛夏的七月,阿强决定拉一票兄弟,带着小菁、小章鱼和小菁从未见过的小茹,一起来一趟荒唐的东海岸之旅。

决定了之后,阿强立刻打电话四处邀约;最后,凑了三台休旅车搭配三个淫娃,总共24个人来一趟让人永生难忘的旅行。


出发的日子到了,一群人来到阿强和小菁的家门前集合,小菁看到了小章鱼,她把头髮留长了一些,髮色也变成黑色带着淡金色。

小章鱼一下车立刻给小菁一个热烈的拥抱,说:「好久不见了。听说妳每天都要和阿强来个好几回合,真是不简单。」

小菁听了笑了笑:「那妳呢?这一个多月没见到妳,过得怎幺样?」

「只找到一两个强壮的男人,还是阿强和他的朋友好,每个人的肉棒都很大,又持久。」

小菁这时发现一个小麦色皮肤的女人跟阿强交谈,小章鱼说:「来吧!我帮你介绍一下!」

小菁心想,她应该就是小茹了。

小茹留着中长髮,脸孔五官很立体,戴着无框眼镜,眼神很有灵性,至于身高,三个女生都差不多,大约160左右。

穿着合身的T- SHIRT,搭配蓝色的七分牛仔裤,短袜配球鞋,身上也没有任何饰品;小茹上半身的比例比较短,加上一对超越小菁和小章鱼的36F暴乳,和丰满的臀部,感觉起来小茹反而比实际身高更加高挑。

只是这副好身材通通都被包起来,只看外表小菁很难想像她就是阿强口中那个和全PUB男人上过的超级浪女;她和小菁细肩带、热裤,小章鱼短裙、肚兜加薄外套的打扮比起来,根本就像是格格不入的模範生。

「小茹,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方菁媛,妳叫她小菁就好了。小菁,这是刘锦茹,叫她小茹就好了。」

「妳好。之前就听过阿强提起妳,只是没想到妳和我想的差这幺多。」小菁惊讶的说。

「妳是说我看起来不像是一次跟92个男人做爱的女人吗?」小茹的回答让小菁吓了一大跳。

「呃,我是说……」

「没关係,我这只是伪装而已。这几天妳就会知道了。

阿强,我要坐你的车。」说完小茹就把自己的行李放在阿强的车上。

小菁惊讶的看着眼前着个模範生,只是她现在把小茹和模範生连接的等号变的模糊了。

阿强看着这样的小菁,走过来抱着她说:「没关係,我们有一个礼拜的时间。

再说其他人各个可都是一条龙呢!」

小菁看着阿强,口气坚定的说:「没关係。我知道,反正我也会坐你的车子,今天就先让给她吧。」

「我就知道妳最了解我。那你今天就做国勋的车好了,他们那一车可是猛男组合喔!」

「好」说完两人用一个深情的舌吻来告别,小菁提起行李走向第二辆车。

她看着小章鱼已经兴奋的坐上最后一辆车,还催促着所有人赶快出发。


这次旅行的车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除了驾驶座和助手席外,所有的窗户都用黑色的窗帘遮起来。

这辆车的驾驶,郑国勋,是阿强的高中同学,斯文的外表,一身的肌肉却很结实。

坐在助手席的是他的表弟,陈正,也是一个斯文的肌肉派男人;剩下五个人分别是坐在小菁左边的「工头」,成熟了脸孔配上黝黑的肌肉,非常的 MAN;小菁右边的则是这一车人体型最瘦小的,大家叫他小龙,因为他虽然瘦小,可是一身结实的肌肉就像是李小龙一样;坐在小菁后面一排的则是死党三兄弟,分别是阿伯、牛仔、老鼠,这一车人都是健身房的同好,阿伯只是因为年纪接近30岁,其实还年轻的很,牛仔则是从德州回来的ABC,老鼠是因为身手矫捷,这也是和他有学习格斗技有关係。

国勋介绍过全车的人之后,接着告诉小菁这一个星期她要遵守的规矩。

其实很简单,这个星期他们会全台走透透,旅游节目也不会少,只是任何人在任何时间想要肏干小菁,小菁都不能拒绝,除非男方认为当下情况不妥而放弃之外。

再来就是每晚到了旅馆和车上,三个女生都不能吃东西,唯一的食物就是男人的精液,当然他们会尽量让吃饭时间都在移动,这样小菁就一定要用男人的精液来填饱肚子。

旅馆的房间当然是他们各地的别墅,阿强的狐群狗党们各个家财万贯,家里面有个两三栋别墅对他们而言根本是小事一桩,而且这样一来大家都可以住在同一个房子里,目的当然是不说也知道。

规则的讲解结束了,车子也开上高速公路,第一站就是从基隆到北海岸。

这时后座的男人们已经把所有的窗帘拉上了,小龙和老鼠把椅背倒下,休旅车的后座马上就变成移动宾馆,工头一把把小菁推倒,小菁娇嗔的一声:「唉呀!小心点嘛!这幺粗鲁,我好怕被你们弄受伤喔!」

这时小龙和牛仔哈哈大笑,小龙说:「妳这个天生蕩妇,上次在KTV里被我们干了2、30次,这幺有天份,没问题的啦!」

小菁惊讶的说:「你们上次也在包厢里?」

牛仔接着说:「其实我们这一车人都是上次包厢里的原班人马喔。

妳和小章鱼回家的时候就是我和小龙跟阿强送妳们回去的。

妳们两个真是不简单,被干了整晚,在车上还一直扭腰摆臀的要我们两个用力肏干妳,真是天生的贱货。」

小菁这时回想起几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她在KTV包厢里被阿强下药后被20几个男人轮姦整晚的事情,虽然这些男人都有过肉体的接触了,可是那一晚销魂的记忆却没有这些男人的面孔,当她知道车上的七跟肉棒都曾经姦淫过她的时候,不禁让她跨下的肉壶又开始氾滥了。

男人们看着小菁的双腿不停的搓着,都知道小菁的慾望已经开始燃烧了。

工头把前坐后面的隔音闆升起,让国勋可以专心的开车,其他的男人已经开始动手把小菁的衣服剥光光;阿强要求小菁这几天都不可以穿内衣,内裤也只能穿丁字裤或是不穿,所以当小菁的衣服都被脱下,尖挺的乳房马上弹出,经过阿强一个学期的细心照顾,还有小章鱼传授的丰胸秘诀,小菁的罩杯升级到 34D。

丰腴的翘臀用极尽暴露的蕾丝丁字裤遮掩,肉壶呼之欲出;脚上的球鞋也脱下,只留下脚上的短袜,因为老鼠认为这样很性感,干起来会更起劲。

首先工头趴在小菁的跨下,隔着蕾丝舔着小菁的阴唇,经过调教之后,小菁的肉壶变得极度敏感,甚至温度的变化都会让她的肉壶分泌淫水;如此敏感的肉壶在工头细心的舔舐之下,一分钟之内马上氾滥成灾,大量的淫水顺着丁字裤的细绳流向屁眼,车厢里也立刻充满「啧啧」的水声。

小龙和老鼠交换位置,进攻小菁的乳房,轻弹、揉捏、瘥揉、爱抚,在小龙仔细又全面的进攻下,小菁的乳头立刻充血勃起,嘴里也开始轻轻的呻吟着。

牛仔捧着小菁的脸庞和小菁激烈的深吻,两人的舌头像是章鱼触手一样不停的交缠,互相深入对方的口腔,交换彼此的唾液。

阿伯掏出她的大肉棒,让小菁的小手温柔的抚摸,小菁不但可以靠着触感帮阿伯打手枪,连阴囊的位置都可以精确的得知,小菁就再一面和牛仔舌吻时,还可以玩弄着阿伯的跨下,这几个月来,小菁性技巧的进步真是让人颳目相看。

老鼠则是舔舐着小菁美丽修长的双腿,再让小菁用脚爱抚着自己的肉棒,小菁也不让他失望,脚掌就像手掌一样的灵活,没两下子老鼠的肉棒就已经剑拔弩张,弯弓带射了。

工头挺起身子,拨开小菁的丁字裤,然后慢慢的把鸡八插进肉壶里,经过几个月,曾经肏干过自己的肉棒又再次的进入身体,让小菁的肉慾更加高涨,她扭着腰让工头的鸡八可以更深入,嘴里也「啊…啊……」的呻吟。

接着小龙抬起小菁的身体绕到她的背后,躺下之后把小菁的屁股慢慢放下,特粗的鸡八回到了熟悉的屁眼里,前后同时被鸡八充满的小菁不禁失声尖叫,小龙让小菁躺在自己身上,双手不断的在小菁的腰枝来回抚摸,紧缩的肠壁把小龙的大鸡八紧紧的绞住,小龙不禁讚叹:「真是棒啊!这几个月来每天都被肏干的屁眼,竟然还是像刚开苞一样的紧……超爽…」

「对……就是它………就是这根鸡八………好熟悉……好爽……啊啊……………」小菁一便被嬲干一边仔细的回忆那天晚上所有肏干过的的鸡八,她确认了小龙的鸡八就是那天特别粗、特别坚硬的那条鸡八。

小菁的下体同时被两支肉棒时而同步,时而不同的步调肏干着,让小菁全身的肌肉不住的绷紧,咬着牙忍耐着。

当小菁比较习惯之后,小嘴立刻被牛仔的鸡八闯入,牛仔温柔的在小菁的嘴里抽送,小菁则是利用舌头、牙齿、口腔、喉咙四面夹攻牛仔的鸡八,小菁已经学会了深喉咙,就算是牛仔比别人长一节的鸡八也可以轻鬆的应付,牛仔被小菁高超的技巧夹攻之下,不断的的称讚:「Damn!……It

小菁起床了,她夹在另外两人中间,房间的落地窗外是美丽的太平洋,晴朗的天气,美的让小菁出神。

回过神后,小菁下床去看看这间她还不熟悉的别墅;她睡的主卧室是在房子的最后面,从落地窗出去后就是后院和游泳池,打开房门时一条走道,左右各有一间客房,小菁打开左边的门,是一间和室,昇哥他们全车的人都在里面,所有人都是裸睡;小菁看着他们软弱的鸡八,幻想着今天的行程不禁微微一笑;小菁打开对面的门,也是一间和室,这个房间大约是刚才房间的1.5倍大,看来阿正他们当初兴建房屋时就已经做好应付大批客人的準备。

小菁仔细的寻找,国勋他们和一些不认识的男生睡在一起,只是里面没有阿强的影子;她关上门后往外走就来到了起居室,有两个门分别通往厨房和客厅,小菁看着厨房里的一道门,触动了昨晚噬骨销魂的回忆,她打开门,一阵恶臭扑面而来,小菁捏着鼻子走下去,停车场、洗衣间和储藏室都在地下室,她看着车库地上一摊咖啡色的液体,抽风机的电扇在地上製造着犹如纪录片似的光影,浪潮一般的回忆侵袭着她的神经,小菁摇摇头,赶快回到上面。

关上门后深吸口气,小菁穿过与厨房相连的餐厅来到客厅,她发现阿强和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睡在沙发和地上,小菁轻轻的走过去,客厅里一片凌乱,窗帘、地毯、茶几、电视、沙发上都沾着白色的精液,可是着两个人却一点都不在乎,小菁关掉闪着杂讯的电视来到沙发旁。

她跪在阿强身边,看着阿强熟睡的脸。看了一阵,小菁将头放在阿强起伏的胸口,感受着爱人的呼吸与心跳,接下来小菁转过头,看着阿强跨下软软的鸡八,上面的淫水和精液已经乾了。

小菁张开小嘴,轻轻的含着阿强的鸡八,仔细又小心的帮他清理乾净,深怕口腔的刺激叫醒了心爱的人。

小菁离开前,依依不捨的摸着已经半硬的肉棒,告诉自己「再一天,就可以被阿强干了。」

接着小菁打开门来到外面的长廊上,她发现草地和走廊的地闆上都有精液,小菁看得出神,想像昨晚小章鱼被阿强鸡八姦淫时的淫蕩样,肉壶也变的潮湿了,小菁一边忍受的肉壶骚痒的感觉一边来到了后院,她的眼睛因为游泳池的反射瞇起了眼,这时小菁的肉壶越来越痒,她看到池边的一排躺椅,决定在晴空之下来次健康的手淫。

打定主意,她回到卧室穿了泳装,带着毛巾、防晒油和小茹买的三支按摩棒,戴上粉红色的太阳眼镜来到躺椅上。

她张开凉伞,帮自己淫乱的肉体仔细的涂上防晒油,涂好之后小菁兴奋的拿起两大一小的按摩棒,看着他们勾心摄魂的线条。

小菁侧躺着把两支大的按摩棒慢慢放进肉壶和屁眼,充实的感觉让小菁亢奋不已,紧接着按了几下开关,小菁刻意把强度调在中等,她要慢慢的、像是炖煮美食一样的勾引自己的肉体。

小菁的肉壶和屁眼接受的按摩棒的体腔按摩,淫水也不像从前一样一次就春潮氾滥,小菁很满意自己这次的点子,这从她愉快的神情和轻轻扭动的蛇腰就可以知道。

两支按摩棒在下体蠕动,不强不弱的力道一步步的燃烧着小菁的心,小菁拿着小支的按摩棒,在双乳和大腿间来回的摩擦,小菁轻轻的滑过身体,一阵阵触电的感觉每每都让小菁娇喘。

小精的下体一阵一阵的用力,间断的对两支按摩棒施加压力,每一次施压,小菁的肉慾的浪头又更高了些;终于,小菁知道最后的大浪要来了,一咬牙,她把手上的小按摩棒一鼓作气的插进氾滥的肉壶。

一次两支按摩棒这种经验让小菁的兴奋一下子冲到高峰,小菁疯狂扭动着腰,手指狠狠的捏揉自己的乳头,她高潮了,这次的高潮持续了好久;当小菁的高潮终于过去,她微笑着,昏昏沉沉的再度睡去………


小菁是被小章鱼的声音从梦中拉回现实,她睁开眼睛看着小章鱼在卧室的落地窗旁叫她,她移动了一下身体,突然下体酥麻的快感让她全身哆嗦,她这时才想起她下面的两个肉洞还插着三支按摩棒。

小菁披上毛巾站起来,一步步的走向卧室,双腿的摆动让三支按摩棒不停的变换角度刺激肉壶,进到卧室后小菁慢慢的把他们拉出自己的身体,三只按摩棒反射着晶亮的阳光。

小章鱼看着她开玩笑的说:「这幺有闲情逸緻啊?在游泳池畔穿着泳装手淫的美少女,拍成影片一定很卖座。」说完就朝小菁的肉壶伸手过去,在阴蒂上轻轻的一捏。

「呀!」小菁尖叫一声,对着小章鱼娇嗔一声:「要死了妳这个小贱人,这样欺负我。」

说完就开始在她身上上下其手,两个女生开始在房间里追逐笑闹着。

小茹这时从厕所出来,戴着眼镜的她穿着嘻皮风短袖的露肩上衣,搭配昨天的七分牛仔裤,依旧是好学生的打扮;看着打闹的两人,小茹把手上的东西向两人投去,身为运动好手,一个正中好球击中了小章鱼,小章鱼跌坐在床上,嘟着嘴说:「妳在干什幺啊!会痛欸!」

小菁拿起一件紫色的内裤,尖叫着:「啊!这不是我们今天的内裤吗?」说完就抓起另外一件内裤,拉着小章鱼就冲进厕所。

两个人在厕所里对着蝴蝶穿戴器各自发表高见。

「欸。这真的好像内裤一样欸。」

「对啊,穿起来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这怎幺穿啊?」

「我来帮你…」

「呀!妳不要乱摸啦!妳刚才还没摸够喔。」

「没关係啦!又不会少块肉,再来把这边拉紧……」

「不要啦!这幺紧我会很容易有感觉欸。」

「反正到时候还不是要被男生们搞,没差啦!」

「不要啦!不要那幺紧啦!」

「好啦好啦,真是爱装清纯。」

「哪有,人家只是在床上会比较开放一点而已。」

「噁,妳真是睁眼说瞎话。」

「哼,妳再说就跟妳绝交!」

「好了啦!小贱人!」

「铛铛…!」经过一连串的七嘴八舌和手忙脚乱,两人在厕所门口搔首弄姿,像是走秀一样展示下体的蝴蝶穿戴器。

小菁的上半身还是穿着刚刚的翠绿色的比基尼泳装,小章鱼则只有穿着穿戴器而已。

小茹看着两人,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快点啦!其他人都在等我们吃饭啦!」

「欸小茹,妳里面要不要也穿个泳装啊?这样会很性感喔!」

「真的吗?可是我没这样是过欸。」

「没关係啦!凡是都有第一次啊。」

「………………」

直到三个女生拿着行李到餐厅时,已经又过了十几分钟了。

今天小菁头戴棒球帽,粉红色太阳眼镜,上半身就直接穿着比基尼泳装,搭配白色的弹性低腰超短热裤,大半个屁股都露在外面,乳沟屁股沟勾得所有男生心痒痒,紫色的「多功能」丁字裤裤头露出一大截,美腿搭配肉色长统玻璃丝袜和球鞋,活动性和激动〈让男人激动〉性满点。

小章鱼的搭配是白色鸭舌帽,上半身是白色的马甲式小可爱,白色的紧身长裤。

小章鱼今天的打扮出乎人意料之外的保守,可是保守之中可是藏有玄机的,白色马甲是前开的拉鍊式设计,拉鍊一拉,丰满的双乳立刻对着男人说哈啰;白色的紧身长裤则更特别,拉鍊是由前下裆一直到后腰,打开来湿淋淋的淫蕩肉壶马上张开饥渴的嘴欢迎男人光临。

在搭配白色帆布鞋,一身纯白的清纯打扮,再加上黑色的墨镜,简直就是勾引人心的小天使。

小茹则依然是她专利的学院派风格,只是在上衣里加了件黑色的比基尼。

所有男生看着这三个淫蕩的美女,大家一起吹口哨鼓譟,阿强、国勋、工头三人帮女生们拉开椅子,三人就坐后昇哥拿了三个三明治过来。

「哇!看起来好好吃喔!」小章鱼高兴的说。

「咦?不是说在屋子里我们只能吃大家的精液吗?为什幺今天早餐是三明治?」小茹问。

「嘿嘿嘿」医生奸笑着走到桌子旁,把一罐白色的酱汁放在桌上,小章鱼拿起来仔细端详问道:「这是什幺?奶油酱吗?」

医生则是淫淫的笑说:「打开看看就知道啦。」

小章鱼打开罐子,熟悉的腥味冲鼻而来,原来里面是满满的男人精液。

医生说:「这可是咱们所有人之前聚在一起,花了一天一夜的成果,是妳们这次旅行的专用酱汁喔。」说完医生就挖了一大匙的精液加在小章鱼的三明治里。

小菁和小茹紧张的看着小章鱼,只见小章鱼泰然自若的拿起三明治一口咬下,舔了舔沾在嘴边的精液说:「很好吃啊!我喜欢这个味道。」

其实对这三个习惯吃精液的女人来说,用精液当酱汁跟本不算什幺。

之后小菁和小茹也津津有味的吃着加了精液的三明治,三人吃完后还互相的帮对方把沾在嘴边的精液舔净,淫蕩的样子让男生的鸡八又更加坚硬了。

在吃早餐的时候,老鼠把小菁三人的球鞋拿走,在所有人面前帮三人的鞋子「加油」,这样小菁三人的美脚就要泡在自己的精液里一整天了,想到这里老鼠的鸡八又再度翘了起来。

吃饱后,出发的时间到了。今天要往南走,到昇哥他在礁溪的别墅。


车子在山路上迂迴行进,小菁坐在昇哥一伙人的车内随着车子不停的左右摇晃着娇躯,丰满坚挺的奶子不断的摇着晃着,让车上的男人都跟着昏了头,只是他们虽然昏了头却没有行动,因为他们要忍耐,品尝时间换来的美丽果实。

一路上大家天南地北的聊天,学校、打工、家庭、性经验和性癖好………无所不聊,愉快的笑声在车内回响。

车子开下山后,在东北角的海岸向南奔跑,一群刻意压抑自己的淫兽们再也忍不住了,五个男人脱去了身上的束缚,挺着怒暴青筋的大鸡八,準备给小菁肉壶一顿好吃的肉棒大餐。

他们再度矇住小菁的双眼,让小菁的神经紧绷,这样子对小菁和男人们来说都是让自己更加性奋的做法。

五张嘴,十只手在小菁全身上下吻着,舔着,抚摸着;小菁的小嘴被舌头侵入,不停的搅动她的口腔;小菁的乳头隔着泳装的布被吸允着,男人的舌尖挑动她的乳头,柔如布丁的双乳因为亲吻而发出「啧啧」的声响;小菁的双手握着兇猛粗大的鸡八,掌心传来阵阵愤怒的脉动,她轻轻的搓着鸡八,鸡八就像要爆发前的火山不停的抖动着;小菁的肉壶门前趴着男人,伸出舌头想要刺探小菁的秘密地带,当男人发现了小菁股间的秘密时,这一群变态专家马上心领神会,股间的男人轻轻押按着穿戴器,本来小菁的目的就是让肉壶不断的保持湿润準备男人出奇不意的强姦,所以震动的设定不强,就算钻进了肉壶她依旧不满足,男人发现了她的心思,把目标转向敏感的大腿内侧,有力且灵巧的舌头以纯熟的技巧挑逗着她敏感的神经交会处,时而强韧时而柔软的在大腿内徘徊,这样一来,小菁的淫水汩汩而出,淫蕩的肉壶已经做好準备接受野兽们疯狂的肏干;小菁美丽的双脚离开了黏稠的球鞋,沾染着腥臭精液的丝袜美脚呈现在男人面前,饥渴的男人舔舐着另一个男人的精液,隔着丝袜,脚底,脚指,指缝,脚背,脚跟,沾着男人浓精的双脚被另一个男人清理乾净,但是男人依旧不满的舔着,最后小菁的双脚反而因为沾满了口水而闪闪发亮。

前戏结束,好戏上场。有个人骑在她身上,拉开了她的泳装,夹紧了丰满的乳房,轻轻慢慢的在乳沟里来回穿梭;佔据小嘴的从舌头换成了热呼呼的肉棒,小菁仰着头像是吞剑一样的把鸡八吞进喉头,鸡八进进出出,阴囊则不停的敲打着小菁的额头;小菁掌握的肉棒射精了,热腾腾的精液射满了小菁的双手,小菁物尽其用,把精液涂抹在整个乳房,这样一来男人的摩擦变得更顺畅,速度也变快了,小菁把沾满精液的双手在奶子上柔搓,享受黏稠的快感;跨下的男人移动了一下位置,把烙铁一般的鸡八插进了小菁的屁眼,小菁被屁眼传来的一阵凉意吓了一跳,原来再插入前火热的鸡八先涂了润滑剂,这样一来从一开始小菁的屁眼就可以享受被肉棒抽插的滋味而不用先经过一段适应期,小菁似乎很喜欢这个安排,不停的摇着淫蕩的蛇腰迎接男人的鸡八;最后的男人则是在等待机会,男人的舌头离开了脚,抱起小菁的右腿不停的舔,舔过脚踝,小腿肚,膝盖,男人不停的舔着小菁美丽的小腿,下腹部和鸡八则在大腿外侧摩擦着,男人轻轻的撞击小菁的大腿,似乎在想像姦淫着大腿的样子。

这一车的男人没有国勋他们持久,但平均也要将进20分钟才会射精;首先是嘴里的鸡八爆发了,小菁把肉棒尽可能的吞进喉头,又多又浓的精液顺着食道直接被吞进肚子里,小菁觉得有一股暖流从喉咙流进胃里,拔出软下来的肉棒后小菁打了个嗝,男人们听了之后嘲笑她:「贱货,这幺快就吃饱了啊?我们还有很多要请妳吃欸。」

「那就再来啊。本姑娘还没吃饱呢。」

「哈哈哈………真是贱货。」

骑在身上的男人动的越来越快,闷哼一声抓着小菁的头髮,「贱人,快把它吃光。」

接着把沾满精液的鸡八埋进小菁的小嘴,浓浓的精液滚滚洩出,小菁津津有味的吞下所有射出的浓精,再把鸡八上另一个男人的精液舔得一乾二净。

小菁的双手把两粒淫蕩的奶子上所有的精液收集起来,放进口中慢慢的品尝,小菁催促的说:「快呀!我还要更多精液,快点射给我吃啊。」

「如妳所愿。」跨下的男人拔出在肠子里蹂躏的鸡八,往小嘴狠狠一插,粪便的臭味充满了小嘴,小菁品尝自己体内的味道,呻吟着接受男人的射精。

「快啊!最后一支呢?还不快点上我,小妹在等着你欸。」

小菁淫蕩的勾引最后一个男人。「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吧。」

听到这句话,小菁变得更兴奋,「终于要来了」她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男人在小菁的阴蒂和屁眼各黏了一个东西,她不解的问道:「这是什幺啊?」

「这东西的正式名称叫做彽周波按摩器,算是医疗用品。」

「嗯………还是不了。」

「等一下妳就知道了。」

「这会怎样啊?」

「妳有看过电视上的整人节目吗?效果就像是被电到一样。」

「啊!不要啦!人家会害怕……」小菁听了解释赶快哀求。

「来不及啦,要上了。Turn it type="text/javascript">